DSC07342.JPG  

圖說:光一台北演唱會場外的唯一製作物。(@ 南港101)

 

 

應該是國小的時候,衛視中文台常在播SMAPXSMAP,

有中文字幕和配音,口音還挺京片子。

是我每天回家自己吃飯配電視的首選(喔還有忍者亂太郎XD)

這是我認識日本音樂以及傑尼斯帝國的開端。

那時候的KinKi還在前輩後面伴舞或是翻來翻去,森且行還沒有退出SMAP。


之後除了傑尼斯之外,那時候也跟著哥哥聽一些日本明星的歌,

像是19歲閃婚的安室奈美惠、華原朋美、Globe、TRF....

小室哲哉還來台灣開了演唱會,並且據說high到砸了Keyboard。

森且行退團了,光一演的銀狼、無家可歸的小孩2,剛演的金田一少年,在台灣大受歡迎了。


我記得那時候會喜歡聽傑尼斯的歌,除了喜歡團體之外,

主要還是因為他們的歌曲都很充滿元氣,不管是旋律或是歌詞都很振奮人心,

剛上國中時壓力很大,每天上課前我都要先聽SMAP的歌才出門搭公車。


KinKi Kids要發片的前幾個月,我一邊搜集著早期的SMAP專輯,一邊想說怎麼都找不到他們的唱片。

那時候沒有台壓、要買一張日版專輯都要存很久的錢,常常發片了還沒存到XD

尤其森且行退團前的那些更是難買,賣完了也不見得會進貨。


每周末我都會在西門町逛各大唱片行,從Tower Record到九五樂府,還有中華佳佳。

後來有一天鼓起勇氣問了九五樂府的老板,(年紀小的時候還不太會和陌生老頭哈拉XD)

才知道原來KinKi已經演了不少日劇,知名度也很夠,也開過演唱會了,但還沒有發片。

之後沒多久他們就Debut了,玻璃少年和A Album就上市了,

礙於當時沒什麼錢,我只買了玻璃少年的單曲(那時還是長型直式包裝、小片CD的年代)


記憶中有一個下午,我搭著公車一個人奔走了各大唱片行,

最後在東區的Tower Record買下了很貴的一張A album。

之後一整個星期的中午我都爬到學校的後山,躺在石桌上偷偷用CD隨身聽聽。


我第一張預購的日版初回是B Album,拿到時看到封面長捲髮的光一差點崩潰,

B Album發行那時候我好像正在叛逆期,和家人處得很不好,在家都關在房間,

每天瘋狂打球,然後就逃到My Wish這首歌裡去,還有無妝少女也是我常聽的。

還有阪神大地震結成的J-Friends的第一張專輯等等...

在不是很愉快的那些日子裡,存錢買CD的時光中,每周末去逛唱片行的期待...

度過了有KinKi Kids陪伴的三年。


高一的時候因為社團關係認識別班的同學,她喜歡堂本剛。

隔沒幾天剛好就是KinKi Kids第一次來台灣開演唱會的售票日,因為我有別的事情要忙

她幫我買了票,下課之後我們就一起前往南港101,那是我人生第一場演唱會。

那是一場至今想起都依然震撼的演唱會,雖然擠到一個爆炸,

但是幾乎伸手就可以抓到他們褲管的距離,這種機會一生難再啊!


隔年在美麗華的預定地,他們再來開演唱會了,我們一群喜歡KinKi Kids的同學一起去看。

看完演唱會的隔天我和友人再度去了會場外面,看著黃牛賣票但是卻沒錢買,只好拍了照片,

信誓旦旦的說長大之後,只要他們有來,一定要全部的場次都看,因為實在太精采了。

(誰知一別就是十年。)


大一的時候到台中,我非常的無奈,因為覺得這樣以後資訊都要慢好多。

每次回台北都瘋狂的買周邊和CD、DVD等等。

在大三開始玩團、遇見蘇打綠,開始聽獨立音樂的時候,

KinKi已經很久沒來台灣也沒演日劇了,雖然我偶爾還是會看看她們的消息,還是會聽歌,

後來因為中情局BBS的關站,能直接得到訊息的地方瞬間好像消失了一樣,

接著人生好像開始冒出更多更難處理的課題,傑尼斯就悄悄的被放在旁邊了。


還是知道剛的造型百變,光一的臉始終如一,兩個人在音樂上的成績通過金氏紀錄認證,

光一在舞台劇上的演出持續獲得肯定,剛變換了多種身分繼續展演自己的創作,

兩個人也相依相伴即將邁入第十五個年頭...

翻閱著過往的片段,嘴角上揚著。


十年之後的現在,那個會發光的男孩已經成為男人,依舊閃亮著王子風範,

更完整的呈現自己身為藝人的表演及專業,不變的是依然很天然、瞇成一條線的眼睛、

拿麥克風說話還是很害羞和詞窮,一跳起舞眼神和力道就可以殺死人的帥氣。


演唱會的第一首歌我就落下了眼淚,過去的很多回憶都浮上了心頭。

感謝你在演唱會上的賣力演出,讓我的等待非常值得,也非常感謝這十多年來的陪伴。


那麼,日本見了,我的青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ystalchole 的頭像
crystalchole

Crystal @ here. I . am

crystalc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